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媒体舆情
学习强国:8·19“中国医师节”丨江苏镇江:“医”路同行“医”家人
发布时间:2019-08-20 09:25 稿件来源: 字体调整:【
 

2019年8月19日,是第二个“中国医师节”。

在这个节日到来前,记者设定了“医”家人的主线,分赴江苏镇江不同医疗机构采访,找到“近亲属中有多人身为医师”的采访对象,试图从“同是从医一家人”的医师表达中,让更多读者了解医师的生活、工作和人生感悟。

并且,谨以此文向所有奋战在医学领域、挽救生命于一线的医师们,致敬!

祖孙三代杏林传薪

杖朝之年,什么会是日常?拄着拐杖遛遛弯?茶余饭后听听小曲儿?还是给后辈讲述过去的事?

在镇江市中医院名医堂,82岁的江苏省名中医、肝病专家张圣德,选择每周坐诊4次,在不大的诊室里,为患者把脉、开方。

张老自幼勤勉,1959年从江苏省海门中学毕业后,考取了南京中医学院(现南京中医药大学)本科医疗系。1965年大学毕业后,他走进了镇江市中医院。

张老注重中医理论联系临床实践,古为今用。在中医界浸润了大半辈子,他对中医内、外、儿、妇科均有丰富临床经验,尤其在肝系病的诊治方面更是独到,既用古方又不具一格自创新方药。其“柔肝降酶汤”对于降低谷丙转氨酶有不俗的临床效果,帮助诸多肝病患者缓解了病情。

深耕杏林半个世纪,张老声名远扬。北至黑龙江,南抵广州,远及欧美,寻医问药者众。几年前,一位身患丙肝的美国人来镇江办事时,在朋友推荐下找到张圣德,只看了两次就颇有疗效,便于返美前特意来到医院,要跟这位自己认定的“老神仙”合影留念。

张老这些奇迹,以及他对“医者仁心”一词的践行,影响了他的孩子们。在女儿张英印象中,父亲格外好学,思维也新派。在她小时候,父亲每天五六点就会起床,端着一张小竹椅,往家中天井里一摆,就开始背诵《黄帝内经》《辨证录》《难经》等各种中医经典书籍。即便如今年岁渐老,他依然保持着每天背书的习惯。

在父亲潜移默化下,张英于17年前通过自学考试并取得相关资质后,进入市中医院。她从学徒做起。俗话说“三年抄方三年徒”,父亲给患者诊治时,她就对面而坐,听着口报,抄方开单。晚上回家,还会将白天所学记在本子上,有疑问就请教父亲。抄方过程中,张英边摸索边学习,如今在中医治疗方面也有了自己的一番天地。就在上周五,张英还正式奉上拜师帖,与父亲结成了学术经验继承师徒。

杏林香火已经“燃”至第三代:张英的女儿左欣晨已经考上了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,主攻方向与外公一致——临床肝胆。

提到女儿,张英掩饰不住骄傲。她说,左欣晨自小在外公身边,听着诊疗故事,玩着药碾子长大。在小学一年级时,女儿居然能够顺畅背出中医方剂名《大秦艽汤》并熟记药性。有时候母女俩比赛背诵《鳖甲煎丸》《化癥回春丹》等中药方,女儿也能常常获胜。

今年暑假,左欣晨来到外公和母亲工作的地方学习实践,在同一间诊室里,外公看病,她抄方,妈妈核对。这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姑娘,有自己的目标:“不断努力,成为像外公一样的名医,为更多人解除病痛。”

近年来,国家对中医药传承发展越来越重视,通过了《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(2016—2030年)》,施行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》。新时代有新机遇,张圣德很为后辈高兴,也叮嘱一二:中医人要有自信,立足本职,内外兼修,造福患者的同时,才能让中医走得更长远,希望中医技术和理念能够一直传承下去。“因为这不仅是一个家族的使命,更是患者的需要、国家的需要”。

中西结合“医”家人

傍晚5点,临近门诊结束,吴泰蓉端起茶杯,浅浅喝了一口。这是许多门诊医师做法,浅浅一口既能适度解渴,也可以避免因为如厕导致“患者等医生”的情形频繁发生。

本科毕业的吴泰蓉已在临床上工作31年了,如今是市一院中医科负责人、主任中医师。她在镇江中医妇科领域很有名声,不少夫妇经她的诊治,圆了子女承欢膝下的心愿。谈起当初为何学医,而且选择中医,她回答很直接:“父亲的选择。”

“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学医和学师范的人不多,国家为了鼓励年轻人报考医学和教育专业,对大学生予以一定补贴,这可能是不学医的父亲让我和哥哥学医的因素之一。而最主要的原因,是父母一直认为,要想过好未来的生活,必须掌握一门技术。”吴泰蓉说。

哥哥选择了西医,为什么自己则“被选择”了中医?吴泰蓉说,是因为老人“对中医很感兴趣”。自此,老吴家便有了“中西结合”的“风格”。

1990年,吴泰蓉迎来了儿子孙而艺的降生。她顾及家庭的时间有限,很多时候是丈夫带孩子。后来,她和儿子接触的机会却明显增多:“他小时候身体弱一些,又比较淘,所以经常以患者身份出现在医院里。这种‘陪伴’是相对被动的,真正和他交流互动的时间并不多,我不能丢下患者只管自己儿子吧。”

在孙而艺看来,青少年时代和医院“打的这些交道”,才是他学医的重要因素:“小时候一旦生病进了医院,总觉得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的脸是亲切的,因为他们在我最需要的时候能够给予我陪伴。学医后,我知道了特鲁多的墓志铭——有时去治愈;常常去帮助;总是去安慰。这些,都让我更坚定‘做一个能够安慰别人的人’的初衷。”

中学时就在作文里写下《我的愿望——医生》的孙而艺,得到了家里至少三位医生的支持:爷爷、奶奶、母亲。而这份支持里,母亲吴泰蓉起初是有自己的考虑的。

“中华医学博大精深,也很讲究传承。既然儿子想学医,我当初也确实考虑过让他学中医,这样我能带带他。”吴泰蓉说,“但最终还是受到爷爷奶奶的影响比较大。他的爷爷奶奶曾是外地医院非常有名的主任医师,爷爷更是神经外科的‘一把刀’。”

如今,和母亲、大舅、大舅妈成了同事,将神经外科定为专业方向,正在经历岗位轮转阶段的孙而艺,在不同科室里亲见了前辈的艰辛和不易:深更半夜一个电话叫到医院,临下班来了急诊打断计划,一台手术持续10多个小时还要保持精神高度集中,三餐变两餐、三口作两口的不规律饮食……

吴泰蓉对儿子较强的自理能力很放心。在孙而艺眼中,母亲执着的研究探索精神则是学习的榜样。“包括医院神经外科老师、前辈在内的许多人,其实都有这样一颗心,就是要尽心陪伴在患者身边给予安慰和帮助,尽力探索未知领域继而更好地治愈病患。”孙而艺说。

关于这对母子间“中西合璧”的关系,两人也颇有些“求同存异”的意思:吴泰蓉说,她会将一些中医基础理论传授给儿子,让他从中汲取有益的经验;孙而艺说,继承和发扬是应当的,不过也需要有自己的判断和科学的支撑,但不管怎样,“无论中医、西医,核心都在一个‘医’字上”。

医师夫妻的“懂”与“争”

早晨8:30,本该结束大夜班的市四院产科副主任医师王琴仍对着电脑,核对患者病情,记录当班情况。她的丈夫、儿童外科副主任医师朱少伟,此时正在学习进修的南京儿童医院参加一台手术。

“医生找对象最好不要同行,一旦组成家庭,忙碌和辛苦将是双倍的。”一句玩笑话,反映出医生“夫妻档”的不易。

在门诊大楼住院部,王琴的主要工作阵地位于11楼,往上3楼,就是朱少伟工作的科室。虽然在同一栋楼,但平时两人都各忙各的,再加上班次的错开,有时候一天见不着面也正常。即便是偶尔在手术室门口遇到,也是匆匆擦肩,奔赴各自的“战场”。

从大学到工作,因医结缘的他们更能懂得彼此的不容易。王琴说:“幸亏我们是同行,要不然真的很难体谅对方。”

作为夫妻,他们很少因为家庭琐事争吵,作为同事,他们却经常因为工作上的分歧而争论不休。“每个医生对治疗方式的选择不尽相同,我们在探讨病例时也会有意见相左的情况,有时甚至还会争得脸红脖子粗”。

如果谁都说服不了对方怎么办?

旁征博引、请教高年资专家、和同事一起讨论,是他们最常用的方法,往往直到得出彼此认为最合适的答案,两个人才会“握手言和”。

这样的争执,会不会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?

在王琴看来,正是双方这种“不被轻信说服”的态度,才能帮助两人自我竞争和提升,通过不同观点的碰撞摩擦,给患者带去更佳诊疗方案。

有人说,医生的孩子懂事更早,或许有一定道理。王琴翻开手机相册,仅有一张全家福。照片中,一家三口互相依偎。这样全家出游的机会,在女儿出生8年来屈指可数。

王琴5天值一次夜班,朱少伟除了夜班,还经常作为备班。无论何时何地,只要患者需要,必定随叫随到。正因为如此,他不止一次对女儿多多失约。一开始,多多似乎还不太明白,同样是在最需要陪伴的年纪,为什么其他小朋友就可以经常一家三口出门游玩,而自己的爸爸妈妈却将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别的孩子身上。一次次从雀跃到失望的心理落差,让多多不再不停追问“今天爸爸晚上回来吗”,也不会一到周三周四就问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三个人一起出去玩”……

一次母女俩闲聊时,多多告诉王琴,自己长大后不当医生,要做老师,“因为老师有寒暑假,有很多时间可以陪家人”。

虽然有时不被患者理解,也会遭受委屈,但是王琴说,当原先在病痛中苦苦挣扎的患者经过治疗,健康出院时,心中有说不出的身为医生的自豪感和成就感。

王琴和朱少伟都认为,做医务工作者不容易,但是他们会坚持,因为“尽己所能帮助别人,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”。他们也希望,医患之间能多一些信任,让矛盾因为理解而得到解决。

不爱心内爱急诊的“医二代”

白大褂下红色运动T恤、黑色运动短裤、一双防滑拖鞋,再配上有些“油腻”的头发,就是刚在急诊室下夜班的陈隆譞的状态。早晨8点30分,值守了一夜,照理说应该终于可以躺下休息了,可面对急诊室里问诊的病人,他依旧走不开。

“我就是喜欢在急诊工作,这儿每天都能接触不一样的病人,每天都是新的挑战,而我,就喜欢挑战。”陈隆譞说。

陈隆譞还有个身份:“医二代”。父亲陈聪是市中西医结合医院(市二院)心内科主任,母亲王卫是医院心电图医生。

“父母都是医生,而且在同一家医院供职,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”

陈隆譞的回答是“忙”:小时候一放学,到学校接他的不是爷爷就是外公;周末一个人在家是常事,因为“爸妈都去医院看病人了”;至于一家三口逛街、旅游什么的,印象中少之又少。

“小时候放寒暑假,爸妈没时间带我,我就经常在爸爸的办公室写作业,虽然当时在他们看来这是没办法的事,但我很喜欢去医院,感觉挺有意思的。看爸妈穿上白大褂,觉得特别帅气。”陈隆譞说。

“其实学医这件事,我爸妈并没有鼓励我,因为他们知道当医生苦,不过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当一名医生,从小爸妈对我的教育就是希望我干自己喜欢的事情,而我在从小的耳闻目染中,早就把当医生当做梦想了。”在2012年,他考进了市中西医结合医院。而真正学医、工作后,陈隆譞才发现,这一行有沉甸甸的责任。

“上班后我才听爸爸以前的老同事说,‘老陈严谨的工作态度在医院是出了名的’。有个案例我至今难忘。在那个医学影像还不是很发达的时期,父亲接收过一名患有瓦式窦瘤破裂的患者,在多家医院都未能检查出病因时,爸爸通过反复的听诊,寻找心脏杂音点,最终确诊了瓦式窦瘤破裂的病因,拯救了这个病人的生命。”说这段话时,陈隆譞的眼睛更有光彩。

与其说是家庭氛围“开放轻松”,不如说是陈隆譞的成长几乎“放养”。这种“放养”,反倒练就了他一贯独立的性格,以及对医学“莫名的亲切感”。“可能很多人觉得,我应该继承我父母的专业,毕竟有他们在专业上的经验,我可以少走许多弯路。但是,我就是喜欢急诊科,喜欢那种危难之处显身手的医者状态。”

如今将为人父的陈隆譞,正在期待三个月后孩子的降临,对孩子以后的人生规划,陈隆譞依然选择这个“医家人”的传统——放养!“等我的孩子出生后,我也希望让他干自己喜欢的事,不要被任何因素束缚,只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好。”陈隆譞说。

虽然在临床工作已经7年,但在父亲眼里,陈隆譞还是个孩子。“虽然我们一家三口都在医院工作,但其实由于他在急诊室比较忙,所以见面机会并不多,主要还是专业上的交流,但我觉得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,隆隆的临床经验还不够,需要多学习,多吸取别人的经验,以后还要多看书、多深造。这样,离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就不远了。”陈聪说。

面对父亲的“谆谆教诲”,陈隆譞笑着说,“要说目标,能努力超过我爸就好。”

长大后“我”就成了“你”

8月19日,对于江大附院胃肠外科主任医师柳益书,既特别又寻常。

特别,是因为他和父亲、妻子将共同迎来第二个属于他们的中国医师节;寻常,是因为这天和另外364天一样“在岗位上治病救人”。

46岁的柳益书,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:父亲柳龙图本科毕业后进入当时的江滨医院,一手创办了内分泌科,是镇江市内分泌领域的知名专家。彼时,“父亲几乎没有固定上下班时间,家里养育姐弟仨的担子,几乎都落在了当教师的母亲肩上”。

“那时,我们一家五口就住在39平方米的职工宿舍里,只要来家里叫一声,父亲立刻就到。”柳益书年少时对经常缺席家庭活动的父亲不太理解,甚至埋怨。但是,每当他悄悄跑去医院,看到父亲和其他身着白大褂的叔叔阿姨全心全力为患者解除病痛时,他的“小气愤”,就会渐渐酿出“大崇拜”。久而久之,“成为一名医生”的种子埋进了他的心里。

1991年填报高考志愿,“非医不报”的柳益书顺利考入当时的镇江医学院,1996年毕业后,他和父亲成了同事。区别在于,他选择了外科。

在柳益书看来,父亲不仅是人生道路上的引路人,也是从医路上的启蒙者和自己一直努力追赶的目标。初入医生行列,柳龙图常常教诲:“作为医生,要帮助患者解决病痛,首先你自己的技术必须过硬,在科室要能起到带头作用。”在父亲的影响下,柳益书不断挑战和超越自我:赴上海复旦大学攻读研究生;2012年放弃考博机会加入镇江市第六批援藏医疗队,成为江大附院首位援藏医生;援藏回镇后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博士研究生。

从事普外科临床及教学工作20余年来,荣誉加身的柳益书在患者中留下好口碑。几年前,柳龙图从工作了60多年的岗位上正式退休。虽已是86岁高龄,父子俩只要相见,总会交流几句医疗领域的新动态。

对柳益书这“医”家人来说,还有一个重要人物:夫人侯莉,江大附院老年科医师。

夫妻同为医生,生活中必然会有很多不便。毕竟,柳益书除了每年参与五六百台手术,平时还要负责坐诊、查房、值班、给留学生上课等很多事。用他的话说,“不是在上班,就是在上班的路上”。

两人时间不统一带来的不便,在儿子出生后尤为明显。儿子的童年几乎就是柳益书的“翻版”:爸爸无法经常相陪,一家人出游的合照里,爸爸“缺席”成了常态……时间一长,柳益书自己都感觉到“孩子跟我没有跟他妈那么亲”。

如今,儿子很快就要升高三了,关于未来想要从事的职业,这个16岁的大男孩有些矛盾:他想像爷爷、爸爸和妈妈一样,成为治病救人的医生,但医生又实在太苦,陪伴家人的时间太少。更希望儿子能成为大学教师的侯莉,虽说不排斥家里再多一个医生,但底线也很清晰:“至少不要去外科”,因为“顾不了家”。

当医生,委屈、汗水、误解总免不了,欣慰、感谢也常有之。“医路”走来,并非顺畅,但柳益书说,他会坚持走下去,因为没有哪个职业能像医生一样,救人于生死之间,看到患者经过治疗恢复健康,从医院回家,足够安慰。

来源:学习强国   时间:8月19日

 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】浏览次数:
中国·镇江政府门户网站版权所有 镇江市人民政府 镇江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办
©Copyright 2009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
苏ICP备10205253号-1    网站标识码:3211000042    苏公网安备 32111102000012号
联系我们  网站地图